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 书画
首页 > 文化 > 随笔

全国政协委员熊召政:我期待着,我盼望着

2020-02-24 17:10:41 来源:来源:人民政协报 
0

    这几天,小孙子不止一次问我:“爷爷,您经历过几次灾难?”我告诉他,与周围所有人一起经历灾难,这还是第一次。他又问:“您真的只经历了一次吗?”我只得耐下心来向他解释,我这一生遇到了几次大的灾难,如唐山大地震、非典病毒、汶川地震,等等,但那几次都没有发生在武汉,因此我只是灾难的听闻者或者是援助者,对灾难本身并没有真切的感受。这次却不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首先在武汉暴发,然后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迅速从武汉传染到全省,接着又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蔓延。骤然间,武汉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疫区,谈鄂色变,躲避武汉人像躲避瘟神。我的故乡在黄冈市,而我客居武汉也快40年了。在这次疫情中,这两个地方首当其冲在第一时间成为新冠肺炎肆虐的地方。这一点让我倍感神伤,父老乡亲与街坊邻里的命运,也特别让我揪心。

    记得今年元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已开始在小范围传播的时候,武汉的市民们都浑然不觉。那时候春节将近,百姓们都在盘算着如何过好这个春节。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到了春节应酬特别多。我那时一边计划利用寒假带孙子出国度假,一边每天按时上班,接待来访客人,完成几家刊物的约稿,偶尔也参加一些会议。我是一个很多年不太看新闻的人,报纸也很少看,偶尔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一些消息,说是有一种肺部感染的病毒产生于华南海鲜市场,但不会人传人。一听说不会人传人,也就不往心里去了。

    但再往下的发展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元月20日上午,我准备从泰国曼谷回武汉,早餐时听导游说,“你们武汉的肺炎病毒传染很厉害,很多人都中招了,你们回去得当心啊!”他还告诉我现在不单是泰国,就是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一消息,凡从武汉过来的游客,都要认真检查。听他这一说,我感到事态有些严重了,于是立即打电话到武汉询问亲友,都说,“还好呀,没感到有什么异常。”各单位的春节团拜会照常进行,各大商场、酒楼依然人满为患。我就想这是不是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外国势力又在对我们高级黑呀?20日晚间回到武汉,从机场回家的路上,依然是到处堵车,因为举办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而建设的灯光秀,依旧璀璨荣耀着这座城市,那些光芒真的不容直视。在车上接到朋友的电话,第二天上午要参加省委省政府举行的春节团拜会。眼前见到的和耳中听到的,没有一点传染病的消息,依旧是车水马龙,歌舞升平,我再次相信了武汉的疫情被夸大。这时,正好有外地的朋友跟我打电话,询问武汉的情况,我信心满满地回答他:“台风的中心是平静的。”

    仅仅只隔了一天,局势产生了逆转。

    听说元月21日晚上,总书记针对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病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各级政府与相关部门确保人民的生命安全,迅速控制疫情。这个消息对于武汉市民来讲,无异于晴天霹雳。紧接着第二天,即元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大家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既然最高领导人都说话了,而且一个有13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宣布封城,可见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了。总书记的指示是一道分水岭,在那之前,生活在武汉这座城市的人,可谓集体无意识。在那之后,十之八九的市民,几乎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武汉人乃至湖北人都在惊恐与慌乱之中。留在城中的人,每天耳闻目见的都是一些悲伤甚至愤怒的事情;而出走异乡的人,几乎都成了“通缉”或驱逐的对象……灾难如影随形,每一个鄂人都不能置身度外。

    现在回头来看,我们可以说在灾难乍到泰山压顶之时,我们的智者与英雄太少。但观诸历史,几乎所有的太平岁月,就不会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人们只追求按部就班的生活,老百姓不想去思考那些费脑子的事情。追求幸福是人的天性,求生是人的本能。所以,当病毒———这个看不见的敌人肆虐攻击我们时,我们都显得那么无助。我们不知道它在哪里,但它却知道我们的肺在哪里。只要是人就都会有肺,它不管你是高官还是平民,也不管你是富豪还是穷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钻进你的肺。当有人告知我们这个病可以人传人时,我们便对刻意隐瞒的人表达了愤怒;当有人为救治我们而不舍昼夜与死神赛跑时,我们向他表达了最崇高的敬意。所有的武汉人湖北人在疫情中的表现,都是出于天性与本能。就像一直在自我隔离中的我来说,每天面对手机微信上传播的海量讯息,我最关心的是两种:一种是如何自救与救他,另一种就是政府与各类组织正在实施的抗“疫”救人的种种措施与进展。

    文章写到这里的时候,已是深夜。我的手机响了,一个朋友来电话,告诉我此一时刻的江城道路清旷,华灯悄悄。他是一个志愿者,独自开车给一些小区送菜及食品。此刻,所有人都在居家隔离,只有志愿者们为他们提供后勤保障,当然还有所有的医护人员为不幸的患者守卫生命之门。朋友穿过寂寞的长街,又对我说:“其实我们武汉很美、很大气,希望能在樱花绽放之前,这里的疫情能结束。”通话结束,我的心酸楚,也有温馨。离樱花盛开的季节,大约还有20多天,那时的武汉,会出现“出门俱是赏花人”的景象吗?

    我期待着,我盼望着。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诗人、作家、学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